解開新物種身世之謎

2019-11-15 08:42   來源: 海南日報


莫氏曲唇蘭。圖片由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提供

????昌江盆距蘭 莫氏曲唇蘭 凹果薹草 黎氏蘭 長柄薹草 尖峰薹草 伏臥薹草 吊羅山薹草 定安耳草 尖峰嶺胡椒 盾葉胡椒。圖片由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提供


海南特有新物種發布會吸引了眾多關注。 本報記者 袁琛 攝

????原題:尖峰嶺胡椒、吊羅山薹草、定安耳草……十一個海南特有新物種集體亮相

????解開新物種身世之謎

????如果偶然間發現了一株長得很特別的小花或小草,你會不會好奇它的“身世”,它叫什么?有哪些特性?

????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收集保護植物資源的科研人員身上,他們會下意識去想:這些小花小草有沒有被發現、被命名過?是不是新物種?

????“得益于海南優良的生態環境,20多年來,我們在海南發現、命名并在國際上公開發表了11個新物種,包括極度瀕危物種,意味著人類首次對它們有了科學的認識。”11月14日下午,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以下簡稱中國熱科院)在海口召開海南特有新物種發布會,還計劃開展自然科普宣傳,走進博物館、高校,向更多人分享他們的研究成果,共享海南生態文明建設新進展。

????什么是海南特有新物種?通俗地說,就是此前沒人認識它,且是迄今為止僅發現生長在海南的物種。以后國際上有研究人員再發現這11個物種,都要參考中國熱科院專家們的研究成果,并沿用他們取的名字。

????那么,這些海南特有新物種分別是哪些?它們是怎么被發現的?有何特性?它們的發現有什么意義?

????A

????這11個物種新在哪?

????細節暗藏身份玄機 一睹芳容并不容易

????“吊羅山薹草具有獨特的絲狀莖和具長葉柄等特征,這明顯區別于其他物種,這一物種的發現將進一步完善匏囊薹草組的系統學研究。”

????“定安耳草的葉子與其他物種不同。定安耳草很矮小,它的葉子是趴在地上的,一般我們見到的葉子是纏繞型、直立型。”

????……

????發布會上,不同角度的圖片和影像資料,儼然成了海南特有新物種的“身份二維碼”,在專家的講解下,它們的神秘面紗被慢慢揭開。

????“這11個新物種涵蓋了熱帶牧草、熱帶香料飲料、南藥和熱帶花卉,這些資源類別是我們的重要研究對象。”中國熱科院植物分類學研究團隊帶頭科學家、研究員劉國道介紹,其中尖峰薹草、凹果薹草、伏臥薹草、吊羅山薹草、長柄薹草是熱帶牧草類別中莎草科的新物種;盾葉胡椒、尖峰嶺胡椒是熱帶香料飲料類別的新物種;莫氏曲唇蘭、黎氏蘭、昌江盆距蘭是熱帶花卉類別的新物種;定安耳草是南藥類別的新物種。

????現在這些新物種的模式樣本保存于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標本館和中國熱科院標本館。新物種信息已經收錄入國際植物名稱索引平臺。

????尤其令業界眼前一亮的是,此次發布的研究成果包含了5個莎草科的新物種。要知道,莎草科是擁有眾多飼用、藥用價值的珍稀熱帶牧草,近幾十年來,海南的莎草科還沒有得到過系統的研究。“這些發現很考驗人,也很難得。”在中國植物學會藥用植物與植物藥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北京大學教授艾鐵民看來,這對國內乃至世界研究莎草科都起到了示范作用。

????海南擁有我國最為典型的海島型熱帶雨林,這里生態優良、物種資源豐富,是發現特有新物種最有利的前提條件。

????發現新物種還是需要些運氣和經驗的。中國熱科院香料飲料研究所副研究員郝朝運說,要找到胡椒屬物種間的不同,關鍵在于花和果,比如尖峰嶺胡椒的花穗與其他胡椒不同,當雄蕊成熟后,尖峰嶺胡椒的花絲脫落,花序軸就成了“光桿司令”,“要不是2015年7月時碰巧趕上了它的花期,我們才發現這細微的不同,不然還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發現它”。

????植物的資源考察、收集、保護工作是系統而多元的,能發現新物種固然重要,但這不是中國熱科院科研人員唯一的工作方向。

????通過發現新物種,中國熱科院品資所熱帶牧草團隊完成了海南莎草科多樣性的系統考察研究,將海南莎草科植物更新至24屬164種6亞種和9變種,新增了22個新分布種。中國熱科院香料飲料研究所胡椒團隊則在這一過程中,探明了我國胡椒資源現狀及地理區系特征,為胡椒新品種的培育奠定了材料基礎。

????此外,中國熱科院品資所熱帶花卉研究團隊致力于野生花卉的考察、搶救性搜集及保護性開發利用的研究,目前共收集和保存野生蘭花120多屬、400多種,建立了海南野生蘭花資源圃及標本室。中國熱科院品資所南藥團隊圍繞海南藥用植物資源的保護和利用開展研究,建立了海南首個國家級的藥用植物資源圃,并開展保育研究,引種保護了2500余種藥用植物。

????B

????怎么發現新物種?

????到人跡罕至的地方去 經常爬樹爬到腳抽筋

????古有神農為辨藥嘗遍百草,今有專家踏遍瓊島探尋新物種。

????進深山、闖雨林、爬高樹、翻峭壁……越是沒有被人發現過的物種,越是生長在人跡罕至之處。

????“有人研究一輩子都有可能發現不了新物種,這與環境、經驗和運氣有關。”提起艱苦難忘的物種調查工作,1993年開啟莎草科資源研究的劉國道說,“不管時隔多久,我都不會忘記物種調查的一個個珍貴瞬間。”

????記得某次到五指山一帶的熱帶雨林中考察莎草時,突遇暴雨,劉國道和團隊成員以及黎族向導一行7人被困深山。“直到傍晚6點多,大伙才吃上‘午飯’,7個大老爺們分一包方便面。”劉國道說,類似的故事太多了,講也講不完,“不管環境多艱苦,每到植物生長的關鍵時期,我們排除萬難也要進山,去收集、去記錄。”

????想跟大自然打交道,就得循著植物的生長規律來。不少參與過物種調查工作的科研人員,都經歷過一大早出發、爬十幾個小時山路、被暴雨困在熱帶雨林中的艱辛,熬夜制作標本、做初步判定,埋頭忙到凌晨也是常有之事,甚至有的人尋覓多年仍找不到新物種。

????因此,物種調查工作需要代代接力,要有更多年輕人的參與。中國熱科院品資所助理研究員黃明忠是一名“80后”,他發現并命名了兩個蘭花新物種。在近10年的研究工作中,他練就了一手爬樹的好本領。

????因為熱帶地區的野生蘭花多長在樹干上。為了找到更多新物種,黃明忠進到雨林里最常干的事就是爬樹,經常爬到腳抽筋。

????“原始森林附生植物比較豐富,想要看清蘭花的樣子,最好是站在高處,只有爬到樹冠頂上才能占據‘有利地形’。”黃明忠粗略估算了一下,他每考察一次大概要爬十幾棵樹,常常是順著這一棵樹冠的枝丫爬到另一棵樹上去,活脫脫一只“山間獼猴”。

????莫氏曲唇蘭就是黃明忠在五指山海拔1200米的位置發現的。2011年春天,他爬上一棵很高的樹,突然看到一株形態比較特別的蘭花,這是株自己從未見過的蘭花。“很有可能是新物種!”黃明忠強忍住興奮,把蘭花帶回實驗室進一步研究。

????蘭花的花朵形態差異是判斷是否為新物種的重要特征。黃明忠發現,這株蘭花的白色花朵上竟有Y型黃斑!經過解剖、觀察、鑒定、查閱文獻等一系列繁瑣而嚴謹的工作后,最終判定它就是新物種。

????如果趕上花期,物種鑒定工作會順利很多。但蘭花花期很短,黃明忠曾連續4年追不到一株蘭花的花期。以至于那4年,他每年都要闖同一片雨林、爬同一棵樹、找同一株蘭花,苦苦等待花期的到來。

????今年端午節前,為了不錯過難得一遇的花期,黃明忠在前往保亭山區密林開展定位觀測時,不慎跌入溝谷,導致腿部骨折,失聯20多小時后才獲救。在同事們看來,黃明忠踏遍海南尋覓芳蘭,是蘭花研究的狂熱愛好者。

????過程有多艱辛,成果就有多珍貴。“物種調查就要與各種危險打交道。但海南物種資源就像一座寶庫,等博士畢業后,我還想再回到海南來調查、尋寶。”黃明忠說。

????C

????怎樣取名更響亮?

????賦予它具有海南元素的名字 亮出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成果

????每一個物種的命名都有屬于自己的故事。

????像莫氏曲唇蘭、黎氏蘭,是為了紀念與新物種發現有關聯的人物;像凹果薹草、伏臥薹草,是為了標注物種的顯著特征;而吊羅山薹草、尖峰薹草、尖峰嶺胡椒、昌江盆距蘭、定安耳草,則是為了記錄物種發現的地點。

????發現了新物種的專家可為新物種取名字。例如,劉國道以及中國熱科院品資所副研究員楊虎彪等人,根據發現的地點給熱帶牧草的5個薹草新物種命了名。比如吊羅山薹草,他們考慮到,用海南的地名,既表明了出處,也為新物種永遠地加上了“海南標簽”。

????“海南島給予了我們發現新物種的好環境,用海南的地名為新物種命名,這也寄托了我們對海南的深厚情感。”劉國道說,給新物種取個帶有海南元素的名字,能讓更多人透過物種了解海南的自然環境和在物種調查工作方面的能力和水平。

????中國熱科院品資所助理研究員王清隆告訴海南日報記者,就在他發現南藥定安耳草是新物種的兩個月后,位于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的原乘坡農場的一位鄉村醫生也發現了定安耳草,“因為當地人用它來治水痘,效果還不錯,大家就很好奇,想弄清楚它到底是什么草藥。”王清隆得知此事后既驚訝又驚喜,如此一來,定安耳草在海南就有兩個居群了。

????縱使有兩個居群,定安耳草的數量也極少。吊羅山薹草的分布區域也極其狹小,居群很小,屬于瀕危級別的物種。“很多新物種的數量都不多,當務之急是好好研究,給予它們更好的保護和培育,對有藥用價值的南藥來說更是如此。”王清隆說,發現是為了更好地保護,保護是為了系統地研究和開發,這也是科研人員的工作目標。

????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以來,始終把生態文明建設擺在突出位置,走出了一條綠色發展道路。去年來,為深入推進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我省相關單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民間組織,積極投入到海南自然生態和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行動中。

????中國熱科院在海南進行物種資源收集和保護工作取得的成果,也生動地證明了海南這片土地萬物崢嶸、生機勃勃,極具科研價值和生態學意義。

????“生態優勢是助推海南發展的重要力量,中國熱科院為保護海南生物多樣性做出了積極的努力。”艾鐵民評價道,任何時候,針對熱帶雨林開展的研究都很有必要,這些資源考察、收集、保護工作,是生態學、種質資源學等其他學科發展的基礎。

????許多業內專家認為,如今的海南,正在加快推進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和全球動植物種質資源引進中轉基地建設,需要更多專家參與,持續開展海南物種資源保護的探索研究,加強珍稀、瀕危物種的保育研究,努力實現一批珍稀物種的生態回歸,并積極向大眾開展自然科普宣傳,引導更多人認識海南生態的多樣性、參與海南生態的保護。(記者 王玉潔 通訊員 林紅生 田婉瑩)

[責任編輯: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5234315
八闽游戏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