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推進漁業生產與海洋生態保護“雙提升”

2019-11-11 09:34   來源: 海南日報


在臨高海豐養殖發展有限公司的深水網箱養殖基地,工人們在打撈金鯧魚。 海南日報記者 王凱 攝


海口美蘭區漁民修補漁網準備出海。 海南日報記者 李天平 攝


文昌鋪前港漁市。 李幸璜 攝

????原題:我省推進漁業生產與海洋生態保護“雙提升”

????“牧洋”“護洋”雙曲和鳴

????海南是海洋大省,海洋資源十分豐富,發展海洋漁業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今年,海南“漁事”不斷,先后舉辦了海南海洋產業發展大會、2019中國海洋經濟論壇、2019藍色經濟大會暨海南“一帶一路”漁業合作推介會、第三屆海洋公益論壇……從官方到民間,人們將關注的目光再次投向海南海洋漁業的發展。

????從傳統捕撈到深海養殖,從“靠海吃海”到“養海護海”……近年來,我省以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積極推進漁業轉型升級,建立健全海洋生態環境保護長效管理機制,推動海洋漁業可持續發展。

  海南周刊今起推出《海南“漁”事》系列報道——“漁獲”“漁俗”“漁貨”“漁商”,首期報道“漁獲”帶您了解海南“牧洋”與“護洋”故事。

  三個半月的伏季休漁期結束,南海開漁兩個多月來,臨高縣新盈鎮漁民王大哥多次出海,收獲不少。

  在廣闊的海南海域,魚蝦成群出沒。勤勞勇敢的海南漁民在這里收獲豐收和喜悅。在耕海“牧洋”的同時,如何唱好“護洋曲”?近年來,我省深入推進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加強海洋生態環境保護與管理,力促海洋漁業生產效益和生態效益“雙提升”。

  傳統漁業底蘊深

  海南羅非魚“游”到5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量占全國總出口量近三成

  南海開漁后,在臨高東英鎮博縱村以北數海里左右的海域內,每天都有1000多艘漁船在此捕魚。大船則開赴瓊海、文昌、三亞等地的海域作業。得益于多年闖海捕魚的經驗,漁民能根據潮流值來決定出海時間,確保滿艙而歸。

  海洋捕撈是海南海洋漁業傳統作業方式,也是我省重要的漁業生產活動。以臨高為例,該縣擁有海洋捕撈漁船4000多艘,漁船總數占全省捕撈漁船數量的六分之一,臨高漁業總產量已連續多年位居全省首位。

  和捕魚相比,海南勤富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鄧克強更擅長養魚。在文昌市錦山鎮湖山溪尾羅非魚養殖場,投餌機一啟動,一口20畝魚塘里的羅非魚便一擁而上,盡情享受美味。這些經過精心調配的餌料,除了富含羅非魚成長所需的蛋白質、維生素等營養物質,還含有乳酸菌等有益菌。

  “高溫天氣下,我們會根據實際情況,將乳酸菌等加入餌料中喂魚,主要是為了保護魚的腸胃,促進消化,提升它們的免疫力。”鄧克強說,養魚先養水,魚塘環境是羅非魚養殖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在調節水體PH值、調控增氧機、保證溶氧量的同時,我們還會加入光合菌、芽孢桿菌等物質,通過改善水質、分解有害菌等方式,為羅非魚營造健康舒適的生長環境。”鄧克強開玩笑道,在養羅非魚這件事上,他和同事比養自家的小孩還要上心。

  羅非魚是海南口岸第一大出口水海產品。近10年來,海南羅非魚每年的養殖總量穩定在30萬噸左右,海南羅非魚從海南“游”到美洲、歐洲、亞洲、非洲的50多個國家和地區,產業鏈年產值達30億元人民幣,年出口總額超20億元,占全國總出口量近三成。

  據介紹,海南漁業經濟總值從2013年的203億元上升到2017年的285億元,漁業經濟每年在全省海洋經濟的占比為22%—26%,是海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與此同時,我省深水網箱養殖發展迅速,水產品質量安全水平、出口額均位居全國前列。

  近年來,我省以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積極推進漁業轉型升級,推動漁業實現“四大轉變”,即推動漁業由捕撈為主向養殖為主轉變、由近海養殖向外海養殖轉變、由近海捕撈向深遠海捕撈轉變、由粗放的漁業生產向漁業全產業鏈模式轉變,取得了一定成效。

  “靠海吃海”有了“新吃法”

  海釣、民宿、漁家樂、漁事體驗、漁文化節慶活動給海南漁民帶來新的生機

  今年南海開漁后,瓊海潭門漁民盧裕欽沒有像往年一樣出海捕魚。他決定揮別30多年的闖海生活,“洗腳上岸”翻開新的生活篇章。“我打算發展休閑漁業,加入海釣垂釣和海上觀光業。”盧裕欽說。

  近年來,換種方式耕海牧漁成了不少漁民的新選擇。“漁二代”蔡篤將便是其中一位,他不再像父輩那樣以傳統方式進行漁業生產,而是致力于發展海鮮電商這個新行當。

  “與傳統的漁業捕撈、銷售模式不同,海鮮電商通過減少流通環節,力爭以最快的速度將最新鮮的漁獲送到消費者的餐桌上。”蔡篤將說。

  潭門老漁民符名林“洗腳上岸”后,選擇發展民宿,讓更多人了解潭門漁業文化,也以此維系他與“漁”的不了情。他所經營的“無所·歸止”海景民宿,離瓊海潭門港僅有數百米。這家在石碗村海邊建造而成的民宿,利用觀賞魚收購中轉場所改造而成,主建筑是一棟兩層樓房,共有12間客房。每逢節假日,民宿客房“一房難求”。

  “游客選擇海邊漁村的民宿居住,主要是因為這里不僅能住、能吃,還能玩。在漁村民宿,游客們不僅能品嘗到當地海鮮美食,了解悠久的耕海歷史,更重要的是還能近距離體驗和感受趕海習俗和文化。”符名林說,這是許多游客鐘情漁村民宿的原因。

  在瓊海市博鰲鎮培蘭村,有一家獨特的漁家樂。這家名為“傳道笑漁家樂”的店里,菜肴除了鹽和油以外不用其他調料,店里的許多木藝、木雕家具都是創始人蔡松良親手打造的。“有些木頭是我在海邊散步時撿到的,然后再回收利用將其雕刻成家具。”蔡松良說。

  新時代海南漁民“靠海吃海”有了“新吃法”:海釣、民宿、漁家樂、漁事體驗、漁文化節慶活動……

  近年來,我省通過多種方式積極探索推動休閑漁業發展。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我省休閑漁業產值為13.9億元,經營主體450個,從業人員2200人;全省從事休閑漁業、垂釣、漁事體驗觀光的船舶近1500艘,其中大型鋼制漁船40艘、近海小型船艇1000艘、游釣艇400艘,其他船艇30艘;全年參與休閑垂釣及游釣體驗的人數總計129.7萬人次,其中深海專業海釣1.7萬人次、近海垂釣16萬人次、近岸磯釣80萬人次、近海游釣艇帆船觀光體驗32萬人次。

  為推進我省休閑漁業加快發展,省發改委近期印發《海南省休閑漁業發展規劃(2019—2025年)》,提出完善促進休閑漁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政策體系、著力打造休閑漁業規范管理的制度創新標桿、整合資源增強休閑漁業發展的內生動力、切實促進捕撈漁民轉產轉業、全面提升休閑漁業綜合服務能力、加快推進休閑漁業全產業鏈融合發展、突出特色經營做強休閑漁業品牌、開展休閑漁業試點示范項目創建、堅持環境保護與休閑漁業開發協調發展、完善休閑漁業的基礎信息管理等10項主要任務。


“牧洋”“護洋”雙曲和鳴 在儋州市白馬井鎮南司港碼頭,漁民將魚運送上岸。海南日報記者 張茂 攝


儋州漁民滿載而歸。海南日報記者 張茂 攝


人們在萬寧海釣。 特約記者 龍泉 攝


文昌清瀾港漁民進行漁獲交易。 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漁業生態有了“防護墻”

  修復受損海岸帶生態系統,建立海岸帶管理責任制,海南多舉措保護“最美資產”

  我省奏響多重奏“牧洋曲”的背后,離不開豐富的海洋資源和對海洋生態環境的保護。

  作為四面環海的島嶼,海南本島海岸線總長1944.35千米、自然岸線長度為1272.61千米,海南省管轄海域面積約200萬平方公里。

  從目前我國監測的典型海洋生態系統劃分來看,河口、海灣、灘涂濕地、珊瑚礁、紅樹林和海草床等細分的海洋生態系統在我省均有分布,系列海洋生態系統共同孕育了一片廣闊的海上“平原”。

  可別小看這些生態系統,比如海草床在維護海洋生態系統穩定過程中就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它們不僅可以穩固近海底質和海岸線,還能為海洋生物提供棲息地和覓食地,發揮著重要的食物鏈作用。

  作為海洋里的“熱帶雨林”,珊瑚礁對海洋生態系統的維護同樣不可或缺,其間棲息著魚類等熙攘穿行的“海底居民”。據統計,去年我省監測海域共鑒定珊瑚礁魚類16種,珊瑚礁魚類平均密度為31.7尾/百平方米。

  海洋是“藍色聚寶盆”,人們在“靠海吃海”的同時必須重視“養海護海”。

  據海南省海洋與漁業科學院海洋生態所所長吳鐘解介紹,近年來,我省海洋生態環境監測機構每年都會對海南省所轄海域的海洋生態健康狀況、海洋環境質量、海洋生物多樣性等開展監測工作,及時有效完成海洋生態環境狀況、海洋災害、損害監測等監測任務。

  從最新一份海洋環境“體檢報告”來看,去年海南省海洋生態環境質量總體保持優良,風暴潮等海洋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同比明顯減小,海水入侵和土壤鹽漬化程度較往年減輕。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可以放松對海洋環境保護工作的力度。人類過度的生產、海岸活動以及自然環境的變化,都會使海洋生態環境遭到破壞和改變。

  部分生活在儋州市白馬井鎮寨基村的村民至今還記得,3年多前,該村村民張志雄得知自家在海岸邊經營的“福海山莊”飯店是海岸帶違法建筑后,他自己主動請人將約3.4畝的建筑全部拆除。短短數天后,一小片沙灘海岸在飯店原址“重新出現”。

  張志雄的選擇,是我省開展海岸帶專項檢查和整改行動后人們“養海護海”的真實寫照。

  從2015年開始,海南開展海岸帶保護和生態修復工作。近年來,我省持續開展海岸帶保護與開發專項整治“回頭看”,嚴厲查處違法占用和破壞海岸帶的案件,并著力恢復修復受損海岸帶生態系統,建立海岸帶管理責任制,保護“最美資產”。

  其實,很多海洋污染“問題在水里,根源在岸上”。近年來,我省通過開展海岸帶整治、劃定海域生態保護紅線等舉措,不斷為海洋筑起一道道“防護墻”。

  為加強海洋生態保護工作,2016年9月,我省發布了關于劃定海南省生態保護紅線的通告,明確劃定陸域生態保護紅線總面積11535平方公里,占陸域面積33.5%;劃定近岸海域生態保護紅線總面積8316.6平方公里,占海南島近岸海域總面積35.1%。此后,我省又對生態保護紅線進行了校核優化工作。

  海南要培育“藍色引擎”,離不開優良的海洋生態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生態保護紅線是維護生態安全的底線,也是‘高壓線’。”海南生態紅線區域保護規劃編制小組成員穆曉東博士說,作為生態安全的底線和生命線,生態保護紅線不但要劃在圖上、落在地上,更體現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要有“規矩”、有“邊界”。

  此外,據省生態環境廳海洋環境管理處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我省正著力完善陸源污染物排海總量控制和溯源追究制度,在海口市開展入海污染物總量控制試點工作,并計劃今年制定海南省重點海域入海污染物總量控制實施方案,推進建立陸海統籌的生態環境治理機制,推動形成陸海統籌保護發展新格局。(記者 陳雪怡 周曉夢)

[責任編輯: 黎多江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5215664
八闽游戏十三水